当前位置:主页>毒友心声>给毒友的一封信
给毒友的一封信
来源:作者:本站
时间:2006-12-30 12:27:15 作者: 来源:互联网 浏览次数:384 文字大小:大 中 小

“我那时真的很痛苦,去幼儿园接5岁的女儿,刚好毒瘾发作。女儿却嚷着要喝酸奶。我知道身上一分钱也没有。为了不让女儿伤心,我只好哄着女儿说:‘妈妈没钱,让妈妈背你回去好不好......’就这样,我一边流泪,一边打哈欠,一边背着女儿。20多万的家产都让我吸光了,我却连给女儿买一杯一块钱的牛奶都买不起......刚开始是在卧室内抽。每次我吸毒的时候,女儿都要偎依在我的身边,懂事儿似的对我说:‘妈妈,你抽你的,我不烦你,也不闹你’。我渐渐地发现,经常闻着烟味的女儿也有些上瘾了。一到晚上,她就哭闹,只要闻不到烟味,她就睡不着。为了女儿,我只好开始注射静脉。” 在湖北省襄樊市自愿戒毒中心,年仅29岁的方凌向记者谈起了自己的感受。她说,她之所以能走进自愿戒中心,就是为了孩子。 和方凌一样,陈雪也是襄樊市的一名吸毒者。她们都有着近三年的吸毒史。吸毒让她们各自失去了20多万的家财,同时也换来了家人的痛恨。“每天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去搞钱,搞来了就打电话买货(毒品),再就是站在街头提心吊胆的傻等。这种日子,太难熬了。”描述起过去的那段日子,方凌仍觉得不堪回首。 最终,两人都是在家人的陪同下,分别于四个月前和15天前走进了襄樊市自愿戒毒中心。 脱毒的日子痛苦而又艰难。陈雪进来的第二天,就有些后悔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“每天都是痴痴的,心里全是想着毒品。毒瘾发作时,像神经病似的,每天跟医务人员哭闹,想出去注射一针毒品。”她甚至还产生了在夜间翻墙逃走的念头,但最终还是在医务人员的帮助下,一次次地战胜了自我。 同样在艰熬中度过了四个月的方凌,在医生的悉心照料下,生活已完全恢复了正常。从刚进来时体重的40余公斤,到现在的体重60公斤,现在,她不仅能控制住自己去不去想它,还能经常走进其他刚住进院的人的身旁,帮助他们做通思想工作,以便能使更多的人远离毒品。 “我以前是个很自信的人,现在,我要找回自己的那种感觉,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准确位置。”方凌说。 一张新照的照片放在陈雪的床头,那是方凌与她的合影。是她在最想放弃的时候,方凌不时的在身边鼓励着她,给树立了战胜毒魔的信心。照片上,两人站在灿烂的阳光下,微笑的眼睛里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。“我会把照片给妈妈带一张回去,告诉她我长胖了,我有戒毒的信心了。”陈雪说。 方凌每天都在编织一条红色的毛衣,她说这是弥补自己5岁的女儿的最好方式。她还打算在放寒假之前回到家里,好参加孩子的家长会。

“跟孩子在一起过个春节后,我会远离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,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。” 但是,在没有完全戒掉毒瘾之前,她们并不愿意回家。 尽管住在自愿戒毒中心,但每隔一段时间,都还是有可怕消息传来:胜利街一位吸毒的毒友让年幼的孩子出去故意撞车,要些赔偿好用来吸毒。最终儿子在一次撞车中死去。而现在,这位母亲又孤独地出现在街头,靠着自己撞车敲诈别人来换取毒品;她们经常在一起吸毒的某某在家里注射毒品时死了。三天后被人发现时,尸体已经有些臭了;一位年仅23岁的青年自己偷偷在家注射毒品时突然昏倒,被送至医院时已奄奄一息,注射在大腿动脉处的针头被扭弯,浑身是血......想起这发生的一幕幕,陈雪说,“这太可怕了!” 据襄樊市戒毒中心的罗明付医生介绍,按照国际上的通行法则、显隐比来计算,襄樊市约有4000人吸毒,吸毒人员在5年内的死亡率约为48%,但并不是每一个吸毒者都有勇气自愿戒毒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